依时令生息是古老时尚
    文摘 2015年02月

    依节令时序而生活,是古老的时尚。

    立春,四季之首,是二十四节气的起点。民谚:“立春阳气生,草木发新根。”在这一阳气上升,生命勃发的季节,人们以“荐羔祭韭”的方式,感谢神灵的佑护,庆贺越历寒冬的新生。同时,人们品味具有象征意味的时令佳肴,以应节气。古代立春有春盘,也叫“五辛盘”,因为盘盛五种辛辣生菜得名,民间的五辛盘一般盛葱、姜、蒜、韭菜、萝卜等,“取迎新之义”。五辛盘兴起于仙道信仰流行下重视养生护生的六朝时期,人们以五种辛辣之物,发五脏之气。唐代诗人杜甫在《立春》诗中曾写下“春日春盘细生菜,忽忆两京梅发时。盘出高门行白玉,菜传纤手送青丝”的佳句,至今仍伴随着春饼、春卷令人回味。旧时北京人还有生食萝卜“咬春”的习俗。

    清明是春季的重要节气,同时是重要的民俗节日,人们扫墓、踏青,品尝清明团与乌饭,以祛除时疾,强身健体。香椿芽拌面筋,嫩柳叶拌豆腐,是北京清明时令佳品。带露的明前茶,则是茶中珍品。清明时节,天地澄明,人们用钻取的新火煮新采摘的明前茶,“新火试新茶”曾是古代最流行的时尚。

    立夏,昭示着炎炎夏日的到来。为了安全度过湿热的夏季,各地有各种养生保健习俗。江南立夏饮“七家茶”,茶叶是跟左右邻里讨要的;女性喝用李子浸泡的“驻颜酒”,以在苦夏时节依然保有美丽的容颜;立夏还是健壮身心的时日,食用鲜笋、葱头、鸡蛋,养护心脏,增强脚力,江南俗谚:“立夏吃蛋,石头踩烂。”古代北京,朝廷要在立夏时打开冰窖,赐文武大臣冰食。芒种时节,江南进入梅雨季节,江南人在梅雨时备办水缸、瓮罐,收蓄雨水,“以供烹茶之需”,称为“梅水”。前人《吴中竹枝词》云:“阴晴不定是黄梅,暑气薰蒸润绿苔。瓷瓮竞装天雨水,烹茶时候客初来。” 据说梅水水味经年不变,甘滑胜山泉,为嗜茶者所珍爱。

    立秋,人们有“咬秋”的习俗,吃秋瓜、秋桃,以保健避疫。此为《诗经》“七月食瓜”的遗意。清代北京人在立秋日阖家同食西瓜、茄脯,饮香薷汁,说这样秋后可免暑热痢疾之害。四川一些地区,在立秋交节时全家同饮一杯水,传说这样就能保证将积暑消除,不发生秋季腹泻。吞服赤小豆,也是过去立秋节日保健习俗。范成大《立秋二绝》其二云:“折枝秋叶起园瓜,赤小如珠咽井花。洗濯烦襟酬节物,安排笑口问生涯。”

    立冬,是万物收藏的时节。酿酒、腌菜,舂米,人们为冬贮而忙。值得一说的是腌菜,据说其起源周代。普通人家户户都有大菜缸,菘菜腌制一月即可食用,“脆美绝伦”,据唐人小说称:金陵士大夫家嚼齑菜,“响动十里人”。

    冬至,是岁末的重要节气,闭藏、斋戒,潜心静养,“以待阴阳之所定”。馄饨是冬至食品,它是阴阳包裹的象征物,人们进食馄饨,以促进节气的流转。而为了抒解情志,挨过漫长的冬季,人们很早就发明了“数九九”的游戏:“一九、二九,相逢不出手。三九、四九,围炉饮酒。五九、六九访亲探友。七九、八九沿河看柳”(明代北京的数九歌)。亲情友情的温暖中,人们从寒冬看到春日的希望。消寒图则主要为闺阁女子、文人雅士所习用,他们以图画的形式标示由冬向春的时间过程:尤以染梅与填字最流行。其中,染梅是对一枝有八十一片花瓣的素梅的逐次涂染,“日染一瓣,瓣尽而九九出”。

    值得一说的节令的自然物象还有二十四番花信风,从大寒梅花开始,到谷雨牡丹花结束,其间有八个节气,每节三候,一候一花。这二十四番花信是由隆冬向暖春递进的花样岁月,它让时间有了斑斓的色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