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行英雄之——冲锋狼
    德隆六车间 田真 2015年03月

    自从爱上骑行,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算短了,认识的人不在少数,有疾如闪电的前辈,也有后来居上的新人,但其中最使我尊敬和爱戴的就是冲锋狼。

    冲锋狼高高瘦瘦,一骑红色的公路,虽然已经快五十岁了,但他骑起车来精神抖擞,特别是领骑时给人的感觉仿佛一把利刃。最先认识冲锋狼,是在野鹤的签名照片中,照片拍的非常自然,一排几个人,酣畅淋漓的放声大笑,冲锋狼高出大家半个头,当时我不认为确有其人,我认为照片乃网上下载,因为其时我并未真正体会到骑行的乐趣,所以我不能明白有什么可以使运动中的他们迸发出如此爽朗的笑声。直到后来看到他们雨战济南与雨中挑战480公里的帖子,我惊讶的把他们与野鹤照片中的人物一个个对号入座,也就是在挑战480的帖子中,我知道了冲在最前面、满身泥泞、脸上混合着汗水与雨水的冲锋狼已近五十岁了,我难以抑制心中的澎湃,是敬佩、是崇拜,更多是感动,在那一刻,我懂得了他们笑声中包含着左牵黄,右擎苍的狂放、充满着亲射虎,看孙郎的自信、鼓荡着酒酣胸胆尚开张,鬓微霜,又何妨?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的豪迈。

    随着时间的推移,与冲锋狼渐渐地相识并熟悉起来,我越发感觉到若是以“勇于拼搏,敢于挑战自己”以及“无私大爱”为骑行标准来衡量的话,冲锋狼作为一个骑行者是当之无愧的。

    第一次与冲锋狼骑行是去平原,我和柳絮、F1大哥先行,快到平原时冲锋狼打电话追来,我又开始担心,柳絮和F1已令我追的踉踉跄跄,如再加上冲锋狼,我怕跟不上他们的速度,我更怕拖他们后腿,柳絮看出我的不安,开玩笑的说:“放心,冲锋狼跟你速度差不多。”我想冲锋狼身体单薄,也许速度能慢些,但又一想,速度慢可以挑战480?我半信半疑的跟他们跑完全程,虽然没有掉队,但上桥时明显看出他们在等我。

    第一次与冲锋狼骑行是去平原,我和柳絮、F1大哥先行,快到平原时冲锋狼打电话追来,我又开始担心,柳絮和F1已令我追的踉踉跄跄,如再加上冲锋狼,我怕跟不上他们的速度,我更怕拖他们后腿,柳絮看出我的不安,开玩笑的说:“放心,冲锋狼跟你速度差不多。”我想冲锋狼身体单薄,也许速度能慢些,但又一想,速度慢可以挑战480?我半信半疑的跟他们跑完全程,虽然没有掉队,但上桥时明显看出他们在等我。

    冲锋狼性格内向,讲话轻言细语,在众人面前不善言谈,但坐下来平心静气的聊天却出口成章、滔滔不绝,我们大家都喜欢亲切的叫他罗哥。有时总是在想,一个成熟男人的魅力,并不在于他是否可以顶天立地,或创建过多少的丰功伟绩,而是他应该像一条大河,纵使河底水流湍急、暗涛汹涌,河面也是缓缓流淌、波澜不惊。冲锋狼就像这样一条大河,所以,虽然他说的少,却总是做的多,队伍出行,有扎胎一定是他在补车。说到补车,又令我想起一件事情,去年秋天,武城自行车赛,我带队骑士联盟一早向武城进发,行至近武城收费站时,路边三个女骑友拦车,她们也是去武城看比赛,半路车子扎胎。自我骑车之前,我的骑行老师莽荡天风就对我讲:“骑行者就是这样一群人,如果路上你的车子有问题,骑行者一定会主动询问并帮你修车。”所以,骑行者在我心中一直是一个神圣的名字,面对拦路的女骑友,我不能视而不见。我自己补过车,我想,虽然慢些,但我一定能补好。停下车,让队友们在前面稍作休息等我,熟练的翻车、扒胎,等到充气时却发现不会用那高级的打气筒。焦急中我想到卓越车队晚我们15分钟出发,急忙给柳絮打电话,不出5分钟,冲锋狼已风驰电掣的带着工具赶来,二话不说忙了起来。随后柳絮也赶到,我看自己插不上手,便带队伍先走了。到武城大约半个小时,比赛马上就要开始,卓越车队还没有赶到,我坐立难安,因为我的多事,致使卓越迟看比赛。终于等来卓越队,冲锋狼说一路上又补了两辆车,所以耽搁,并且冲锋狼与柳絮一再说我做的对,面对有困难的骑友,我们一定要出手相助,不能置之不理。

    不善言谈的冲锋狼却用他的行动为我们上了一堂骑行课,如果说原来骑行是我大脑里的一个个概念,而现在骑行却是我眼前的一副副面孔,或平静、或刚毅、或灵动、或执着,但最清晰的就是冲锋狼,鬓微霜,又何妨?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。